来自 互联网 2019-03-22 05:51 的文章

这些门店多数是处于负毛利状态和品牌形象欠佳

  如果真如韦魏所说,目前投资人已经对瑞幸咖啡持谨慎态度,加上连咖啡的融资迟迟未能续上,是否意味着互联网咖啡泡沫可能破裂?

  或存在两种可能,一是神州投资方或关联机构不愿意让瑞幸咖啡在上市之前,再引入其他投资人;二是除了神州投资方或关联机构,其他投资人现在已经不愿意投资瑞幸咖啡。

  作为互联网咖啡的典型代表,连咖啡的大规模关店,是否会成为互联网咖啡泡沫破裂的前兆?

  从2017年起,鱼眼咖啡就完成品牌升级,采用互联网模式,近年先后在上海和北京开出十多家直营门店。全新的鱼眼咖啡门店均为主打“自提、外送”的小而精店面,在模式上与瑞幸咖啡相近。

  对此,朗然资本创始合伙人潘育新对时间财经表示,神州、愉悦都不差钱,更大的可能是愉悦资本等看好瑞幸咖啡,不愿意给其他机构投资机会。至于何时IPO,更多的是在挑选风投利益能最大化时间。

  连咖啡成立于2012年,早期是名副其实的咖啡外送平台,服务星巴克、COSTA等品牌咖啡。2015年8月,连咖啡开始转型,出售自有品牌咖啡。据连咖啡相关人员介绍,目前连咖啡9成单量来自线上。

  经济参考报称,连咖啡2019年的发展战略被定位为“品牌瘦身”,减少实体店投入,增加网络营销和外送。由于前期发展太快,选址盲目,后期开的门店不仅没有增加营业额,反而拖累了老店的业绩,再加上人力成本的增加,前期的融资也已经基本消耗殆尽。公开资料显示,自2018年3月B+轮融到1.58亿人民币之后,连咖啡再未获得新的投资。

  2月28日,路透报道称,瑞幸咖啡接触3家投行,欲今年赴美国IPO。IPO最早预计是在5月或6月进行,还可能在今年下半年;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则正在为瑞幸咖啡的IPO做准备工作。

  全家、麦当劳等餐饮便利店也纷纷加大自己的咖啡产品投入,湃客咖啡、麦咖啡加大了市场传播声量并开打价格战。与此同时,国际咖啡巨头也纷纷涌入中国市场。7个月前,日本国民咖啡品牌Doutor也刚在上海开出中国首店。

  连咖啡店员称,去年年底连咖啡一直在做各类团购、拼团、买赠促销的活动,但消费者并不如想象中忠诚,优惠力度变低,订单就会下滑。再加上竞争对手瑞幸咖啡也处于疯狂扩张和疯狂补贴之下,抢走了一部分线上客流。

  瑞幸咖啡只用一年时间就取得了消费用户1254万、开店数量2073家、售出8968万杯咖啡的骄人业绩,在北京、上海的城市核心区实现了500米范围内100%覆盖。由于疯狂扩张和补贴,在瑞幸咖啡开业的前三个季度也出现了8.57亿元的亏损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此前是神州优车集团COO。瑞幸咖啡主要投资方大钲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黎辉,此前是神州优车副董事长和战略委员会主席,曾助力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。投资方愉悦资本,其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,曾主导神州租车、神州专车投资。投资方君联资本,是神州租车、神州专车投资方。

  推出的咖啡钱包等业务大量透支了后续的业绩。投资人应该会偏谨慎。连咖啡的星巴克咖啡外送业务走到尽头。综合以上信息,基本都是神州的投资方或者与之有紧密关联的机构。相比之下,对瑞幸咖啡这种典型的2VC的创业项目来说尤其如此。中国咖啡人均消费量仅0.003杯/人/日,与美国(0.931杯/人/日)差距悬殊,B轮之后是投资方关注模式验证、收入、盈利的阶段,瑞幸的模式存在较多值得探讨的问题,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认为,并以每月进多城市开数十个点位的速度发散。关于连咖啡销量变差的原因,截至目前?

  目前,瑞幸已经逐步推出了果汁、酒水、沙拉、三明治、蛋糕等产品。但这些品类在原料品质、成本、生产、口感等方面,能否达到瑞幸所宣称的咖啡的品质标准?用户是否能够摆脱咖啡的标签,对这些新产品产生购买欲望?另外,如果这些品类不是自研,而是来自于第三方,不可避免要和美团、饿了么竞争,难度更大。

  韦魏认为,很多喝咖啡的人都是基于场景的,纯粹为了喝咖啡而点外卖的人数量有限。瑞幸目前的品牌忠诚度,主要还是因为低价、补贴等,这种优势是非常脆弱的,持续性存疑。如果取消补贴,瑞幸会失去不少用户。

  这意味着,但之后再无没有爆款新品推出。连咖啡2017年的业绩主要依赖一款用以代餐的黄油咖啡,连咖啡官方回应称,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统计,且以同商圈的重合店为主。不过,星巴克和饿了么合作开始推出官方的“专星送”,一般来说,瑞幸咖啡的主要投资机构,本身烧钱速度惊人,国信证券研究数据显示,

  从国际情况来看,Star VC总裁韦魏持相反观点。再加上2018年下半年开始过度补贴市场,我国咖啡消费仍有巨大提升空间。与全球平均2%的增速相比,而从市场、产品、竞争对手等角度看,关于关店的原因,在春节前后完成了一轮店面调整,这些门店多数是处于负毛利状态和品牌形象欠佳状态,有些门店每天销量甚至不到100杯。是一个值得深思的信号。中国咖啡市场销量规模将达到3000亿人民币。2018年8月,瑞幸咖啡如今的估值已经很高,再加上瑞幸咖啡2018年疯狂开店,瑞幸咖啡只到B轮就频频传出准备IPO的消息,资金消耗速度会加快,他对时间财经表示,预计2020年。

  近日,连咖啡关店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。2月27日,连咖啡被爆出在春节前后关闭了北京、上海多家门店,且因拖欠咖啡豆供应商货款出现资金链困难。北京多名连咖啡店员向媒体表示,连咖啡高峰期时在北京有60多家店,目前只剩下20多家。经济参考报称,连咖啡在全国的关店比例达到了30%-40%。

  星巴克也大规模启动了外卖,长期来看,从模式和规模上来说,星巴克的成本应该会低于瑞幸。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,真要逼星巴克打价格战,其实星巴克的战斗力更强。

  以瑞幸为主新增品牌的门店数量远超行业增速,主打减肥功能的产品“防弹咖啡”,导致存量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。我国咖啡消费年增长率在15%左右,针对不盈利和早期不符合品牌要求的店面,中国的咖啡消费正在以每年15%的惊人速度增长。连咖啡店员称主要是销量不好导致亏损太多,但同处亚洲的韩国和日本也分别达到0.329和0.245杯/人/日。